近年来,中国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表示惊叹的同时,细心的外媒也发现,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打上了互联网的烙印。阿里巴巴,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腾讯,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百度,改变了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小米,改变了人们对手机的认知;大众点评,改变了人们的用餐体验;滴滴打车,改变了人们的出行习惯……对于上述这些改变,人们都十分熟悉。但互联网的潜力不止如此,它总会时不时给人以惊喜。美国福布斯网站4月12日发表了题为《中国情趣用品大鳄:情趣用品被接受 互联网功不可没》文章,为大家介绍了一个新的深受互联网影响的行业——情趣用品业,也通过较为客观的描述,带领大家回顾了在互联网的影响下,我国性观念逐渐走向开放的历程。
原文翻译如下:

成人用品代理_成人用品批发

智能电臀是“大卫”线上销售量最高的产品之一,1994年,吴振旺的情趣用品店在温州开张,当地人这才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震动棒,什么是充气娃娃。当时,中国人均初次性行为发生于22.4岁,比美国整整晚了五年。90年代中国人性观念的保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20年来,中国消费者对性的态度越来越开放,”怀广先生说,“使用情趣用品的人数,在以每年60%的速度增加。”

1994年,“净果”在广东深圳开的第一家实体店,店名为“净果国际“怀广,是中国成人用品龙头企业——净果国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净果”生产的主打产品主要有成人玩具、避孕套、情趣内衣、润滑剂等。2002年,“净果”被路透社评为“全球十大情趣用品制造商”之一。《经济学人》将“净果”称为“中国情趣用品垄断者”;一些中国媒体更是称怀广为“情趣用品大鳄”。在情趣用品行业摸爬滚打多年,怀广见证了这个行业在中国的成长,也见证了人们对性的态度由保守走向开放。对此,怀广认为,互联网功不可没。目前,在“净果”所生产的产品中,大约有15%是被投放进国内市场的。然而,在2005年,“净果”建立线上商城之前,这一数字还不到10%。事实上,互联网所带动的,不仅仅是此类产品的销售量。对消费者而言,互联网还是一个人们用以交流个人产品体验的开放平台。“这是我第一次使用震动棒,高潮好几次,比我前男友强多了。”这是一位女顾客在“净果”天猫旗舰店下的评论。在现实生活中,中国人依然羞于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性爱感受。

成人用品代理_成人用品批发

“净果”生产的一款震动棒怀广坦言,人们第一次听说他的事业,总会认为“这个行业太过神秘”。怀广和他父亲一样,都是典型的广东商人——胆识过人,积极进取,不达目的不罢休。而广东深圳,正是社会主义中国的“私企摇篮”。1994年之前,怀家还没有人了解过成人用品行业。一次偶然的机会,怀广在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关于中国第一家情趣用品商店的文章。他当即决定去北京考察情况,并带上了当时二十多岁的两个儿子。到了北京之后,他们发现,成人用品产业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那家商店所生产的产品大部分都出口了,并因此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就这样,怀氏父子在深圳建立起他们自己的店铺和工厂。90年代末,“净果”扩张到了20多家实体店铺。此时,中国的电子商务时代还未开启,阿里巴巴也才刚刚成立。直到2003年,淘宝网上商城才出现,中国的商品市场游戏规则由此发生改变。那时候“净果”的利润并不丰厚,因为国内市场非常狭小,而且人们的消费需求也不是那么容易刺激。“人们觉得出现在成人用品商店是件特别尴尬的事。”怀广说。于2000年正式接手“净果”的经营。上任之后,怀广做出了两个重大决定——一是在2000到2003年之间,和一家外资公司进行深度的业务合作,二是于2012年收购了全球三大成人品牌之一的Topco Sales。正是由于这两个决定,“净果”成功打入了国际市场。

成人用品批发_成人用品代理

在进入国际市场后,怀广意识到,中国人的性开放程度和国外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在国外,成人用品的使用者80%为女性,”怀广说,“但在中国,女性用户只占50%。”对此,他也补充道:“当然也有可能是女性不好意思自己购买情趣用品,而是让男友或丈夫帮她们买。”“对我太太而言,她不是特别喜欢那种非常大的震动棒,反而会偏爱那些随大震动棒附赠的小玩具。”一位男顾客在“爱侣”的天猫旗舰店里评论道。在意识到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后,怀广卖了他所有的线下实体店,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用户调研、产品生产、以及电商平台上。目前,“爱侣”80%的产品是通过网络渠道销售的。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吴伟说,他计划今年内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布设500个情趣用品自动贩售机,这样一来,消费者们就不用再通过人与人现金交易的方式来购买情趣用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