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绝大多数门脸店面都阖上卷帘门打烊后,街边巷尾或小胡同的隐蔽处还亮着一盏灯,狭小的门面上写着四个“成人保健”,中年微胖的小老板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玩游戏,夜深人静,鲜有顾客登门。这一幕并不让人陌生,在各个城市、县城的角落都会上演。尽管成人用品店的转化率远高于其他线下店铺(没有需求的人很少会像买衣服那样进去闲逛),但每天零星的到店率让这个羞涩的行业处于生存压力之下。
  如今,互联网对传统零售业的改造已让每一位消费者体会颇深,但由于行业的特殊性,成人用品(或称情趣用品)行业在这一波电商浪潮中所经历的剧变并未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目前,像淘宝、京东、亚马逊等平台,再加上春水堂、桃花坞、七彩谷等垂直电商,一起构筑起一个百亿级别的成人用品在线消费市场。 在传统的线下供应链模式下,情趣用品从工厂生产出来后,一般是价格乘以6卖到消费者手中,垂直电商模式砍掉了其中六成左右的水分,借助各种社会化营销手段,这个敏感的行业正在慢慢地从电商的土壤中破土而出。
成人用品批发_成人用品代理
目前,整个成人用品市场的规模大概在300亿元,除了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约20万家“夫妻老婆店”外,就是线上销售渠道。成立于2003年的春水堂在全部线上平台的份额占比大约为6%,而在成人用品垂直电商中的占比超过三成,25~30岁的消费者在其总用户中占到一半,预计今年的销售额为3亿元。净果国际的盈利模式中最大的一块是O2O平台,收入占比将近70%,目前平台上的商品种类大约有1000款,自有品牌的比例为30%;同时它还给淘宝、京东、亚马逊等平台供货,做自有品牌的分销,这块的收入贡献约20%;剩下部分就是旗下核心单品的销售;未来还会拓展线下情趣酒店、培训等领域。创业初期的一段弯路正反映了当下成人用品线下市场的混乱。2006年时,国内电商环境并不完善,净果国际董事长梁耘菲着手做起了线下加盟,并迅速在两年内将加盟店拓展到全国的16个省、22个市。事实上,在眼下火热的O2O概念还未出现的七八年前,梁耘菲已经在做O2O的事,他把各地加盟店的电话都挂在净果国际网站上,线上线下互相导流。但很快他发现,线下加盟商的进货渠道难以控制,假货风险对净果国际品牌构成了潜在威胁。当2008年电商春风刮起时,他果断地调转了方向,砍掉线下(目前只保留了一家北京门店),重新回到线上的正轨。当时,像爱之谷、桃花坞等一批成人用品B2C电商也开始起步。
 成人用品批发_成人用品代理
如果说平台电商的价值在于解决了商品的流通效率问题,那垂直电商的核心在于消费者的安全体验。”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的梁耘菲向记者说。他举例说,像早年专注于3C品类的京东商城,打消了用户在购买电脑等这类科技产品时害怕被坑的顾虑;像眼下以销售奶粉、纸尿裤为主的母婴B2C电商,也是以安全为诉求。为满足消费者对成人用品的安全需求,垂直类B2C是最佳途径,“况且垂直电商给这类消费者提供了一个私密性很强的购物环境。”
成人用品批发_成人用品代理
由于B2C模式砍掉了传统成人用品供应链中的各级批发商和零售商环节,从而降低了60%的成本。线下市场中,从工厂出货后加价五六倍卖给消费者是该行业普遍现象。互联网的出现,也在深刻改变着成人用品行业以往遮遮掩掩的传播方式,而此前靠成人用品的概念一炮而红的传媒大学“90后”毕业生马佳佳,更是将其演绎到极致。由于成人用品无法在大众媒体上公开做广告,社会化营销和口碑传播成为这个行业的标配。像广大微博用户熟悉的杜蕾斯微博,已成为微博营销的经典案例。目前,杜蕾斯官方微博拥有近120万粉丝,几乎每天都有几条评论数量超过千条的微博诞生,通过对各种性爱话题的议题设置来拓展品牌的衍生价值,同时为电商导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