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宫就职于厦门一家叫“拾色”的情趣商城App,根据公司统计,其2014年销售额首次破亿,月订单量超过100万单。尤其在2014年,通过该App购买情趣用品的18到25岁年轻人比重明显上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校学生,用户趋于年轻化。项宫自己就是90后,他坦言,这份工作最吸引他的是高薪:入职一年多,他的年薪已达20多万。

成人用品加盟_成人用品代理

2011年大专毕业的项宫,和诸多初涉社会的青年一样,对职业没有清晰的规划。他当过超市理货员,跑过销售,最困难的时候摆过地摊,“混了2年多不知道在做什么”。 2013年,项宫在网上看到情趣产品体验师的招聘,相比之下,这份工作轻松,待遇却不菲,“躺着就能把钱赚了”,项宫当下心动。2013年的夏天,他通过层层面试,“提枪”上岗。同期进来的另一小伙伴,则没坚持多久,“家人知道他的工作后,逼他辞职。”入行前,项宫唯一接触过的成人用品仅仅是避孕套,入行后,他经历的第一道坎就得跟器具类成人用品“真枪实战”。第一次体验飞机杯,因为“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没细看说明书”,让他“感觉很不好”,与他脑中预演的画面相去甚远。项宫随后上网恶补知识,“才找到了当体验师的感觉”。一入职就遇公司上线铺货期,项宫那段时间蛮拼的,几乎每天都在体验新品,“难免精力不足,精神状况会差很多。”老板很快觉察到项宫的不对劲,特意放了他几天假,告诫他“工作得节制”。项宫日常的工作还包括体验后到公司搭建的情趣社区发帖“讲心得”, 为顾客选择产品提供参考。分析网友喜好,为公司的销售作支持,项宫认为,这才是这份工作的价值。一年多下来,光项宫经手的飞机杯已达百种,“大神不敢当,大湿(师)绰绰有余。”相较入行初期的“横冲直撞”,现在的项宫老练了许多,需要“动真格”体验的产品控制在一周两三件。“家里那边也有需要,得平衡好啊。”

成人用品加盟_成人用品代理

“腾子”是公司里唯一的女性情趣体验师。一年多前,她从一份“事情杂任务重”的文员工作离职。丰厚的薪酬,同样是吸引她跳槽的诱饵。腾子负责情趣内衣的体验,经她手走上货架的情趣内衣达三四百件。“工作远不止质检员那么简单”,很多人使用的感觉没法用言语表达出来,而她能用幽默的语言包装,使之能进入公众视野,“我们写的体验文能直接鼓励到很多网友,这让我很有成就感”。在情趣社区里,还活跃着一批身材性感、面容姣好的“女神”,针对某一情趣用品发布真人测评报告。“我们更专业,有一整套的流程。” 腾子认为自己的工作不可替代。“大家总以为我们很开放,身经百战活儿好,实际上工作接触多了,我们内心更保守。” 腾子表示要为从业者“正名”。“20万年薪加年终奖,还是很诱人的。”

成人用品批发_成人用品店

一头的“大饼子”是他趣App品牌经理,负责公司新一轮情趣产品体验师招聘。她表示,此次更看中应聘者的综合素质,要“能代表公司形象”。 除了能用贴切、生动的语言来描述使用产品的感受外,更要有独到的创意。她表示虽然只招一人,但目前已收到来自全国以及海外的500多封求职信,包括在知名通讯公司就职的夫妻搭档报名,还有相当部分的“海归”和名牌大学毕业生。此外,“奇葩”求职者也比比皆是,有的自曝荒诞离奇的“风流史”,有的落选者甚至直接跑上门,强行面试。根据该公司销量统计数据,福建省内平均单日下单量在500-800单,销售额约为15万,略低于广东和北京。男女客户比例6:4,大部分顾客是白领群体。18到34岁的年青人是消费的主力军,占到了总量83.56%。其中,用户购买情趣内衣和避孕套的比例最高,最受欢迎的产品价格集中在100元至200元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