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权力和财富纠织的舆论场丛林里,这位昔日的微博大V避开曾经给他带来过荣光与耻辱的公共议题,试图以一种安全的方式从头来过。薛蛮子告诉小编,他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呢?坐在家里赚钱,多好!”7个月的看守所生活并没有太多减损薛蛮子在现实世界的影响力,因为他自称在6个月内连续投资了34个创业项目,如果这个说法属实,这在投资界是一个极其高效的数字。在位于北京顺义的别墅里,重获自由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的薛蛮子告诉小编,他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呢?坐在家里赚钱,多好!”

成人用品加盟

薛蛮子是在2014年4月16日晚上7点离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一位与他相熟的朋友向小编转述薛蛮子的话:“有关部门告诉他在外面要低调。”此前,这位在微博繁盛时代自称微博皇帝的大V因为嫖娼和涉嫌聚众淫乱先后被行政和刑事拘留。在被羁押7个月后,他因为身患直肠癌而获得取保候审。除了脸颊略显消瘦,这位原名薛必群的61岁美籍华人重回公共视野后的外表并无明显变化。接受采访时说到激动处,不时蹦出北京俚语/京骂以及英文单词。变化发生在暗处。他的新浪微博粉丝数量下降了100万。出事前,他热衷点评、转发公共事件,批评政府作为。出事后,他只转发,极少发原创微博。访谈中,他只谈商业,不涉政治,甚至要求来拜访他的创业者“莫谈国事”。从2013年8月23日薛蛮子因为嫖娼被收押至今的496天里,这位微博大V经历了世俗名声与虚拟权力达到顶峰后的急遽下坠,正在努力适应并接受这种不再热闹的生活。

成人用品加盟

多数时间里,满头白发的薛蛮子喜欢坐在自家别墅一楼靠窗的黑色沙发上,透过玻璃,能看到许多创业者从他院子走进走出。离开看守所后的薛蛮子遵循着投资人的生活方式,每天早起晚睡,中间忙于接见各种创业者。现在,薛蛮子每天都会接待七八批创业者,投资的项目也五花八门,涉及火锅外卖、同性恋形婚软件、Cosplay以及成人用品等领域。只要天气不是很冷,薛蛮子常在晚饭后在小区散步。一位他投资的年轻人说,陪他散步的大多是创业者,薛蛮子的很多投资决定都是在小区里散步时做出的。出事以后,薛蛮子散步时也会偶遇尴尬。小区保安告诉小编,一些人见到他会对他指指点点,但薛蛮子似乎不在意,甚至会主动上前和他们热情地打招呼。

成人用品加盟

在半个月前的一次薛蛮子与创业者见面会上,小编看到薛蛮子的做法是坐在沙发的正中央,让创业者挨个站起身来发言,或者说自己的创业项目,或者给他已经投资的一个项目提出建议。挑食火锅外卖创始人窦高峰记得,在决定给他投资前,薛蛮子先在家里叫了三次外卖火锅,第四次见面的时候,才聊了十分钟,薛蛮子突然说,“行,把你的账号给我,这个项目我投了。”窦高峰觉得很惊讶,因为当时他的挑食火锅还只是试运营阶段,没有正式上线,于是追问了句,“那就谈定了?”薛蛮子说,“谈定了”。有一些项目的投资进程因为薛蛮子出事而被打断。拉拉公园创始人廖卓营告诉小编,早在2013年7月就和薛谈过这个项目,当时薛说:“这小伙子不错,今天你们先回去”。直到2014年11月,廖卓营才拿到出狱后的薛蛮子的投资。廖卓营回忆,他曾和薛蛮子开玩笑说,如果能够在2013年拿到投资就好了,薛很爽快地说,“是我错了”。薛蛮子向记者描述离开看守所后的生活:如果在北京的话,偶尔晚上会和自己曾经投资过的人一起吃饭,除了这些创业者之外,他很少去公共场合,不喜欢出头露面。但现在,薛蛮子的90后投资合伙人吴幽偶尔会拿薛蛮子之前上央视道歉的事情来开玩笑,虽然薛从不生气,“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心里不在乎,也不意味着那段经历对他现在的投资没有影响。”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找他来投资自己的项目,一些有实力的创业者甚至担心薛的投资会对自己的创业项目带来影响。

成人用品加盟

吴幽说,有一个项目,薛蛮子很看好,打算投资,但项目负责人最后放弃接受薛的投资,因为“嫖娼的名声不好听”。认识薛蛮子5年多的创业者陈柏成也注意到,“薛蛮子行事比过去低调很多。”一次会面结束后,陈按照习惯提出要和薛蛮子合影,但是被薛反常地拒绝了。陈柏成回家后,薛打来电话强调,不要在任何公开场合发布他的影像照片。陈柏成的另一个直观感受是,“他出来之后,我去见他,整个人和出事之前相比消瘦得厉害,那么注重形象的人,衣服上的扣子都快掉了。”一位创业者在薛蛮子面前提到他是微博大V,像个皇上一样。薛告诉这位创业者,“那是过去,在外面千万不要这么讲。勿谈国事。”记者问薛“为什么现在不上电视节目了”,他耸耸肩,满脸的不耐烦,“不去不去,累死了,从早上8点站到晚上12点,凡是出头露面、上屏幕的事情都太累。”聊起最近投资的商业项目时,他津津乐道,口若悬河。一旦谈到过去的事,他则面露尴尬,口吻近乎卖萌,“就不告诉你”,或者“我就是不说”。

成人用品加盟

当小编和他聊及秦皇岛一位副处级干部马超群贪污亿万的新闻事件时,他低头不语,过了好几秒钟之后闷声说,“无耻,真无耻”。有那么一瞬,他流露出自己昔日在微博上点评公共事件的态度。不过很快,他又恢复到一种近乎警惕的状态,“我不关注公共事件。”“那聊下你此前支持的打拐呢?”记者问。薛蛮子回答,偶尔转发,也只是转发。“这个事就别说了。”薛蛮子告诉小编,现在他每天在微博上花费的时间不多,“几十分钟而已”。从薛蛮子离开看守所开始更新微博,到2014年12月29日下午5点,他一共转发了4353条微博,平均每天转发17条微博。而出事前,他一共更新了85012条微博,平均每天78条。他正努力与以往那个经常在微博上评论公共事件的“薛蛮子”形象做切割,然而,他的人生跟微博兴衰紧密地捆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