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是羞涩的是隐秘的,但是有关于成人用品的内涵段子  你懂吗?

“老板!”我抬起头,是个妖娆的女子,香水味立即弥漫全店。“来三十盒普通套。”她嚼着口香糖把几张钞票扔到了柜台上。我看了看她,“要三百块,你这才两百。”她很是不屑:“********跟我来这套,我可是批发,都这价知道不?你这几盒赚四十,可以了。”既然对方是行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一边取套,一边问她:“这么多你得用多长时间啊。”她掏出镜子补妆,有些得意:“两个月,我客人最多。”我叹道:“你工作强度可真够大的。”她不乐意:“怎么说话呢你?换句。”我哦了一声:“你可真敬业。”她满意地点点头。我拿起两张百元钞票看了一下,一张没水印,我递给她:“这张是假的。她叫了起来:“假的?妈的又被强奸了。

 

成人用品

门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青年人走了进来,他把手里的公文包放柜台上,叫着我:“老板,有没有伟哥?”
我朝他抱歉地笑笑:“正好断货了。”
“断货了?”青年人扶扶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上面搜寻着,“那威而猛呢?就那种印度货。”
我冲他竖了大拇指:“好眼光,这药可是正宗货,假不来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
青年人笑了:“可不是我好眼光,是我们局长好眼光,我这张纸上记的可都是他吩咐买的药。”
我很是佩服:“你们局长绝对内行。”
拿好药,青年人付过钱,跟我说:“发票上就开安神补脑液三盒。”
我笑了:“开这个能报销吗?”
青年人眨眨眼睛:“我们局长最近下基层公务繁忙,晚上经常失眠,开这些药合情合理,怎么报不了?”

成人用品

透过玻璃门,我看到一辆大奔在店门口缓缓停了下来,门开处,一个谢顶大腹的男人困难地移出来了。
他掏出金卡一扬:“来两盒猛药,记住,要最好的,价钱我不管。”
遇到这种主顾谁都会高兴,我笑容可掬地拿出两盒红色的药,“您看,这是刚从法国进口的名牌,五百八一盒。”
他却没拿,只是掏出雪茄点燃了,吐出一口烟圈,“换!”
我微微一惊,故作不知:“老板您说什么?”
他一笑:“年轻人,我刚做生意时也跟你一样,经常玩些小聪明,现在生意做大了,反而玩不出了。”
我很是尴尬:“嘿嘿,您识货早说嘛,害我献丑了,”旋即转身招呼,“小马,把后面库房冰柜里那个小蓝瓶拿过来。”
他吐着烟圈有些得意地笑了。
我赶紧拍马屁:“老板您这身子骨还要那个干什么!”
他叹了口气:“生意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身边女人越来越漂亮,东西却越来越不行了。”
我忙说:“其实现在像您这情况的太多了,我这好多顾客都跟您差不多!”
他笑了起来:“这XXXX的社会!”看了我一眼,“还是你们好啊,够奔腾!”
我谦虚:“哪儿啊,微软,嘿嘿,微软。”
说话间药送到了,他拿过大笑了起来:“小子会说话,你要是微软,我岂不就是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