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家充满神秘色彩的工厂,这里生产1500多种产品,塑胶的、玻璃的、电动的、声控的,为满足人类本能欲望而生产。外面称性用品加工厂,但里面的工人称之为“玩具厂”——成人玩具厂。在这里,我们且称它为“欲望号”工厂。这家工厂,探秘性用品的生产流程,采访在里面工作的人。。图为员工在给一款挂链式的女性情趣产品穿挂链。

成人用品

工厂负责人说,他们是第一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之前一直拒绝接采访的原因在于其公司的产品全部外销,不需要打国内市场,宣传的必要性不大,此外,就是国人在看待性用品时常常戴一副有色眼镜,媒体报道不当或许会有反作用。即便是记者真正进入到了厂区,因众多区域涉及商业机密和客户机密,因此只能在工厂负责人的陪同下选取少量可公开的部分参观拍摄,而记者的整个采访过程也始终处于美国老板的“监视”之下———通过厂区无处不在的远程视频。记者注意到,即便是厂内的工人也并不会对产品信息有太多了解,因为每个区域只做每个区域该做的事,到了下一个流程又有一批人去进行,而区域之间由铁门隔离,上面无一例外地挂着“非本区域人员勿进”的警示牌。在行政楼的会议室里,张先生向记者展示了该公司生产的40多种性用品,有的振动棒色彩斑斓,有些更为复杂用途的器具是可爱的兔子造型。男用的器具不但可调节温度,其名字也很酷,叫“冰镇加热”的玻璃钢系列。张先生介绍说,他们的产品总类约1500种,但由于很大一部分涉及代工客户的商业机密,因此记者只能耳闻却无法目睹。这些用具的功能和效果各有特点,关键的是,它的设计透露的是人的个性。富有亲和力彩色,代表性对人感受是愉悦和轻松的。而那些颜色更接近皮肤、造型更像部分人体的,则反映出人对性的另外一种看法。1500种不同的产品设计,反映出1500种人性。性用品在中国的发展潜力是很大的,因为性是每个人的本能需求,当人的意识开放到一定程度,性用品也会被广泛接受。在未来,其公司也会考虑打国内市场,不过到时将会把产品的主色调定为肉色,以贴近国人当前的审美观,使之更易被接受,此外,产品的“size(尺寸)也要调整一下”。器具的肉色外表,反映人们对这类用具感受是个人的、私密的,要求跟身体部位相似来减少排斥感,这种心态跟先前所说的外国人希望借此轻松交流的动机完全不同,折射出另外一种个性。综观国内外性用品的发展史,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一直都是在尊重自身性的本能,并尽可能地满足本能的需求,将之器物化、玩具化和科技化,因此,今时今日,我们大可以坦然坦诚地看待这些性用品。性与吃饭睡觉一样都是我们人类的本能,是我们都拥有的典型的、刻板的、受到一组特殊刺激便会按一种固定模式行动的行为模式,性用品也不过相当于我们吃饭时的碗筷,睡觉时的床笫而已。我们反倒应该思考的是,我们该如何认识和处理自己的本能,不要陷入一个又一个误区。性用品的设计及生产流程大致有以下几项:外形设计、3D结构设计、电子及机械设计、模具制作、零部件生产、组装、检验及测试,最后就是清洁消毒包装。到所有步骤完成后,产品就可以入仓出货了。在生产区的办公室里,几名年轻人正在电脑前操作,他们就是美术、电子等专业毕业的技术人员,负责新产品的设计开发,产品设计完成后,交由模具生产部门铸模,以便批量生产。张先生说,原本铸模是交由其他工厂来做的,但由于铸造一套模具的花费就要两万多元,而公司的产品种类又特别多,因此自行设立铸模车间以节约成本。

成人用品

这里除了宽阔的厂房、整洁的环境比一般的工厂稍胜一筹外,并无其他的特殊之处,都是一样的流水线,一样在流水线旁忙碌的工人。 “我们就是玩具厂,生产的不过是成人玩具。”在厂里工作了5年的梁小姐淡然地说,她反倒对记者的大惊小怪感到有些奇怪。图为女性情趣产品。“第一批工人羞的呀……”谈起建厂后第一批招进来的工人,公司总经理张先生很感慨。由于工人们都是第一次接触造型粗犷、质感逼真的性用品,情感上和思想上很难立刻接受,公司于是不得不给他们上课培训,让他们对性和性用品有个正确和文明的认识,等到大家慢慢接受后才上岗工作。而相较于早期的工人,近几年进来的工人对工作的接受程度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障碍”,张先生认为这是社会进步的结果。

成人用品

由于国内没有性用品方面的专业,科班出身的人几乎不存在,而公司从产品研发设计到生产销售都需要人,这些人又该去哪里找呢?张先生说,解决的方法很简单,招聘美术专业的人来进行产品外观设计,电子专业的人进行电路研发,其他的人员也就不难招到了。至于留人,则靠以平等、自由为理念的美式管理,外加较为优厚的福利待遇和工作环境来实现,多年来公司人员的流动性很小。在公司工作了5年的梁小姐已从最初的羞于启齿变得十分坦然,如果有人问起她所在的塑胶制品公司是生产什么的,她会很痛快地回答“成人玩具”。 “一开始很不好意思说。”梁小姐说,有很多亲戚朋友,刚开始参加工作时许多人都询问她的工作内容,虽然她的主要工作是与客户电话沟通,但公司生产的产品就摆在那里,不可能不提到,最初她还想用“工艺品”搪塞过去,结果屡屡被人追问是什么工艺品,后来她索性告诉对方是成人玩具,想不到对方更感兴趣了,害得她要继续解释。终于几年下来,满足了好奇心的人们不再追问她了,她也渐渐变得坦然。当记者说要给她和产品拍张照片时,她立刻拿起一个玻璃质地、茄子形状的女用性用品大大方方地摆起了POSE,并说:“你看这个小茄子多可爱啊!”

成人用品

26岁的梁小姐如今已成家,不过虽然占了地利、人和的优势,但她却从没想过从公司买几件性用品调剂生活,因为“暂时用不上”。 与梁小姐相比,惠州籍女孩黄小姐显得有些羞怯,两年前她通过网上招聘信息前来应聘,被录用为跟单人员。不过,最初的好一段时间她都不好意思跟家人讲自己所在的厂是生产什么的,每一次都显得支支吾吾,害得家人不放心。没想到,黄小姐开诚布公地跟家人介绍工厂的情况后,家人反倒更容易接受,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记者注意到,就像外界对印钞厂充满好奇,但里面的人却认为他们“生产的不过是产品”一样,“欲望号”工厂里的人也认为他们生产的只是玩具,最多扩充成四个字———成人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