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达国家,这样的物品只准使用性玩具(sex toy)这个称呼,禁止叫做“性工具”,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它具有任何工具的作用。在中国,商家使用“成人用品”或“情趣用品”的称呼,既可以规避政策,也可以规避“玩具”这个词的本意。

img28352737714967

其次,统计分析表明,中国人很可能给情趣用品赋予了多样化的意义,但是使用情趣用品这一行为的性质却并没有分散化。它是乐事的独立与纯粹化,可以自己独立使用,不再顾及对方。中国儒家文化把乐事淹没在婚姻家庭的大酱缸里;道家把乐事彻底变成“得道成仙”的工具;佛家全盘否定了乐事的存在合理性;中医则把乐事“伤身化”。总之,乐事在古代中国既不是一个独立的思维概念,也不是一种独立的社会存在。

情趣用品

现在,情趣用品的出现与相当规模的行销,标志着至少有一部分中国人的乐事,已经从人际关系的社会层次上独立出来了。试想,当一个人自己使用情趣用品的时候,或者双方共同使用的时候,除了获得纯粹的快乐,还用得着去考虑那些烦人的“关系问题”吗?现在,情趣用品的出现与相当规模的行销,标志着至少有一部分中国人的乐事,已经从人际关系的社会层次上独立出来了。试想,当一个人自己使用情趣用品的时候,或者双方共同使用的时候,除了获得纯粹的快乐,还用得着去考虑那些烦人的“关系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