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应届毕业生黎昊最近的另类之举引来一片围观和争议,这位在同学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5月11日当面向自己的多位老师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跳蛋(一种情趣用品)。老师们打开这包装得像手机的礼物,都以为这是小鸭子形象的玩具,进一步了解才知道,这是一款性用品。黎昊告诉记者,虽然几位老师多少有点尴尬,但短暂的惊讶过后,老师们都坦然大方地接受了。(5月12日《羊城晚报》)

堂堂大学男性“三好学生”,居然在毕业季送老师情趣用品,引得一旁的女同学和接受礼物的女老师尖叫、惊叹,遭到质疑、成为网络事件,不言而喻。鲜花可以赠模范,跳蛋绝对不该送老师。师生关系再好,学生再体贴,女老师也不该劳驾男学生搞这样的暧昧表达。

但是,细细读完该则消息,我们才发现,原来这款鸭子造型的跳蛋本身,竟是这位学工业设计的黎昊同学自己设计研发的一个作品,其中包含了老师多年来的教导,一切如黎昊所说,“它本身的设计理念就是‘去性化’的,造型外观不色情不恶俗,既可以做跳蛋,也可以做按摩器,做自动旋转的小玩具和摆设品,它本身就是定位于礼品的,是为了表达亲密情感而专门设计的,是特别的礼,送给特别的你。”

这份特别的礼物原本不是从普通市场上购买来的,而是该学生研发的成果,这就难怪老师收到该礼品后,最终都表示很惊喜,很喜欢。尤其黎昊在送给老师的跳蛋的外包装上,还特意贴上了一个二维码。老师用手机扫一扫,就会跳转到一个H5的动态影音上,这礼物不仅可以说话,并且还有他们师生彼此的照片显示出来。这只有温馨、感人和感恩了。

如此看这份特别的礼物,已经远不是情趣用品本身所涵盖的意思可解,与我们日常谈及的“性”,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这其实就失去了争议的必要。

由此揆度该消息本身,似乎有卖噱头嫌疑,是个忽悠。其眼球效应,不过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而吊诡的是,问题似乎并未到此结束,诸如这样的特殊礼品送老师是否是恶搞,是否太过,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新潮流等一系列追问,以及相关专家所发表的肯定看法等等,都似乎与这份特别礼物无关。

人与人之间,属于什么关系,才可以赠送适合这种关系,或与这种关系对应的礼物。此外,送礼对象也会本着受礼对象的喜好,而选择适合的礼品。如果受礼对象偏爱情趣用品,那么送礼人若稍有知道,或许不论二人关系如何,都积极选择情趣用品去送吧。

电视广告中给爸妈买礼品,称“要送就送脑白金”,今后送礼时尚再怎么变幻,在子女间也断不会流行起“要送就送情趣跳蛋”的吧。或许,这归根结底,要演变为一种意识形态或道德文化领域的现象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