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人事1男顾客收货突遇同事,只好假装等人:陈怡(化名)(化名)很少给男顾客去送货。可第一次去,就碰到了雷人的事情。某一天午后,一男子打进电话说要买个充气娃娃,要求送货上门,语气显得焦急,要求下班之前送到。由于店里的送货工人都出去了,陈怡(化名)只好自己跨上电单车奔往北市区。

到男顾客所住楼下,那个男顾客要求陈怡(化名)在楼下等一会。等待了大概15分钟左右,男顾客从楼上下来拿货。正欲付钱时,突然有人和他打招呼:“老李,还没走啊!”那男顾客便装作不认识陈怡(化名)的模样,转过身去,一脸尴尬地笑:“是啊,我还在等人。”不料他的同事说了句让人很崩溃的话:“哦,我也等人,那一起等吧!”

于是,陈怡(化名)也只好“配合”着把这出戏演下去,尴尬地站在那里装作在等别人,并故意东张西望。陈怡(化名)心里想:一个大男人,比我一个女的都害羞,这“等人”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等的“人”不是在我这盒子里吗?这时,两个“等人”的男人开始聊起天来,天南海北地乱说一气。

过了10分钟,她感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索性骑车离开,到一个拐角处继续等他。又过了5分钟,那人的同事终于走了。接过货品,这个男顾客很不好意思地说:“你一个女孩也挺不容易,还让你等了那么长时间。我媳妇出国了,要半年才能回来。”

雷人事2亲身经历化为投资实践,她把店从网上开到了路边:陈怡(化名)长得瘦瘦高高,发髻高高地盘起,面容清秀,笑起来时还透出几分腼腆。陈怡(化名)是山西人,大学毕业后,因兄长在昆明创业,跟随他来了昆明。至于她为何做起了成人用品的生意,陈怡(化名)说源于2008年的某天晚上。那天晚上,陈怡(化名)跟男友下班回家,两人激情上来想亲热一番,可遍寻不着避孕套,只得作罢。在床上,男友叹声道:“要是能打个电话,就有人把成人用品送上门来,该有多好。”

没过几天,颇有经济头脑的男友买了一大堆成人用品,在淘宝网上注册了一个网店,整个昆明市晚上12点以前都可以送货上门。网店开张后,陈怡(化名)和男友一心一意做起了这个生意,她负责给女生送货。

经营了2年,事业渐渐做大,陈怡(化名)有了开实体店的想法。通过几次实地考察,她最终选在了离家不远不近的虹山路上。用她的话说:“这附近有菜市场、美食城、KTV、桑拿、大超市,道路两旁店铺林立,居民小区也比较密集,这个地段开店比较合适。”最终,她跟一个搞家电维修的大伯谈定,从他的铺面中辟出三分之一做她的店面。大伯在和陈怡(化名)签租约时要求,店名不能叫“成人用品店”,只能叫“情趣用品店”。

在陈怡(化名)店里买成人用品的男性较多,前来光顾的女生也有不少。女生多数腼腆,需要陈怡(化名)主动进行询问。一般,顾客问什么,陈怡(化名)都一一解答,但面对一些言行轻佻的男顾客,她许多时候也会忍不住发火。

有一次,一个男性顾客问她:“你自己用过这个东东吗?”该男子眼神里尽是轻浮、挑逗,陈怡(化名)没好气地回答:“没试过!”男子再问:“没试过你还卖?”陈怡(化名)怒斥:“假如一个卖棺材的,是不是还得每一副都躺一下吗?”男子悻悻地走了。

雷人事3师傅装修不谈钱,原来是想“置换”情趣用品:陈怡(化名)的那家实体店装修很简单,买了一个大木板做个隔断,剩下不到10平方米,摆个小桌子、一台电脑、一个货架刚刚好。一切妥当,陈怡(化名)找到小区附近一个搞装修的师傅来安装灯箱。“这个做灯箱的师傅,大约是四十来岁的年纪。 刚开始感觉他性格很爽朗,但在得知我卖成人用品后,眼光变得闪烁,可能是不太好意思吧。”

做好门外的灯箱后,陈怡(化名)要求师傅整理一下屋里的灯。

屋里线路较复杂,并不仅仅是装灯的问题。这时,师傅说话突然变得吞吞吐吐,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最后,他憋红了脸对陈怡(化名)支支吾吾地说:“你们有没有充气的那个?”陈怡(化名)说:“你是说充气娃娃?”师傅说:“是的,我的媳妇没在昆明,所以……你送我一个吧,我帮你把室内的灯装好。”最终,陈怡(化名)送给了这个师傅一个价值400多块的充气娃娃。后来有一次,陈怡(化名)在小区门口碰见了师傅,师傅笑着抱怨说充气娃娃的质量不太好。

雷人事4神秘女士要求送货,收货时还想戴个口罩:还有一次,陈怡(化名)接到了一个女顾客打来的电话,对方问是不是公交车站牌后面的成人用品店。待确认后,这名女顾客要求送货上门,表示只能由陈怡(化名)亲自送。

陈怡(化名)送货时,已经夜幕降临。她推出电动车准备送货时,手机响了,还是那名女顾客打来的。在电话中,女顾客担忧地问:“你来送货的时候,我需不需要戴个口罩呀,这样可以保护一下我的个人隐私?要不你现在别过来,我先去买个口罩去!”折腾到晚上8点多,她终于见到了这个女顾客,约莫30多岁的样子,一袭长裙,看上去贵气十足。“她下来取货的时候,也没戴口罩!不过她的顾虑我可以理解。”陈怡(化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