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广州性文化节,性与艺术并存。英国《卫报》认为,中国情趣内衣这种“艺术裸露”的尝试以西方标准来看非常乏味。尽管半裸模特们在配乐舞曲下昂首阔步在台上走,吸引了一大群男性热烈拍照,但是模特们并没有嘟嘴或舔嘴唇。现在,性实验主义和清教主义在中国并肩而坐。

裘双(音)是一个女同性恋活动家及性玩具销售员,她表示,压抑只是激起了热情。她说:“也许我们看起来很保守,但是我们有最强烈的渴望。”她还说,这个文化节很明显主要迎合的是直男(指性取向只为女性的男性),甚至也有一些老年夫妇挽着胳膊参观。

报道称,中国约有600万性工作者,然而影片中的暴露是不能接受的,定期还有扫黄行动。女性进行处女膜修复手术,以便她们的丈夫相信她们是处女。几年前,一名学者因举办性派对被判刑。

“人们依然会对游戏人间皱眉头……但是却有约20万性商店和这些大型性展览会。他们对性是古板还是令人难以置信地解放?”理查德·伯格问道,他的新书《红门之后》以编年顺序记录了中国性历史。他表示,多个世纪以来,中国在性开放和性压制之间摇摆。在唐代,妓女登记入册;明朝晚期,出现了《金瓶梅》这样描写露骨的小说。

中国主要性学专家之一、中国人民大学的潘绥铭则表示:“文化大革命之后,政府(对人们生活的)控制开始放松,同时独生子女政策意味着人们可以有不以生孩子为目的的性生活。他们可以为乐而性。”

报道还指出,现在婚前性行为非常普遍,已经蔓延到农村地区。然而即使现在,大多数人也认为性关系应以婚姻为结果。调查显示,很多男性在性上有双重标准。文化节上一名女生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们还是认为(如果一个女人有多个性伴侣),那么她就是个荡妇”。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孙中信表示,性革命让不同性别和不同程度的性生活获益,男性和女性都会面临更大压力,面对单一、有时更西方化的性感标准时,可能会觉得不足。

尽管如此,第十届广州性文化节,3万多参观者涌入观看了钢管舞、购买了007牌避孕套,并在一个完全不色情的展览中心浏览了色|情影片。夫妻们高兴地给巨大男性生殖器模型拍照片,不害羞的购买者抚摸真实的性玩具。最有钱的人甚至可以选择价值10万元的纯金“取乐用具”--销售人员表示,这种高端产品吸引的是通常喜欢LV或D&G的购买者。这就是成人用品行业的趋势!